斑驴

[v_tips]斑驴简介[/v_tips] 斑驴,学名:Equus quagga (Boddaert, 1785),马科马属平原斑马的一个亚种。又叫半身斑马、拟斑马,半身马,普通斑马的亚种,一般体长2.7米,尾巴近1米,重约410千克。是南部非洲一种动物,前半身像斑马、后半身像马,灭绝于1883年。现时科学家通过克隆技术,期望能够把这种已灭绝的动物重现世上。 “斑驴”是斑马与驴交配产生的物种,历史上曾经有过一种叫做斑驴的动物,是斑马的亚种,在1883年灭绝(详情请查阅本词条另一义项),而这里指的“斑驴”是驴和斑马的后代,如同骡子,不能繁殖。 专家认为斑驴的叫法是不准确的,它应该叫斑驴兽或驴斑兽,如同狮虎兽,虎狮兽叫法,但一般媒体报道时习惯称呼其为“斑驴”。 [v_tips]斑驴相关文章[/v_tips]

斑驴名称来源

斑驴的英文名字是“quagga”,来源于Khoikhoi语言对斑马的称呼,是个象声词,得自斑驴的叫声。 斑驴实际上是草原斑马的亚种,它的身体后半部为黑色,而腹部和四肢却为白色。斑驴的眼在脑颅的后方。斑驴脖子长,头也长,而耳朵却非常短小。这是非洲曾经拥有的最著 名生物,斑马的一个亚种,曾经在南非的Cape Province和Orange Free State的南部大量出现,由于身体斑纹的特殊性而很容易和斑马区分开来:头部和颈部具斑马条纹,到了身体中央斑纹逐渐退却,颜色同时变深,臀部已经完全没有斑纹。 1788年,斑驴被正式列入马属的一个亚种,但是从那时到之后的几十年中,动物分类学专家们很难说清楚斑马和斑驴哪个是亚种,哪个是自然条件下产生的原始种,甚至就连斑马种内两匹马之间的斑纹也很多各不相同,所以它们之间的区分一度很 混乱。在它们之间的种属被严格区分之前,人类就开始了大肆的屠杀这种奇异的动物,为了食肉,或者毛皮,或者纯粹为了打猎的乐趣。最后一匹野生的斑驴死于上世纪70年代,而人工驯养的最后一匹斑驴也在1883年的8月12日也在阿姆斯特丹的一所动物园内停止了呼吸。至此,分类变得没有太大意义,人类只能在标本馆或者图片中看到这种动物。

斑驴历史起源

斑驴的四蹄健硕,奔走速度很快,每小时可达70千米,有“草原骑士”之称。斑驴最初是由南非的霍屯督人发现的。他们对这个类似于斑马的奇异动物充满好感,觉得斑驴生性机敏,对一切入侵者—一无论是人是兽都怀有强烈的敌意,比狗还警觉,因而便把斑驴驯做家马的夜间守护者。他们还模仿斑驴的嘶鸣之声而称其为“夸嘎”(Quagga)。斑驴不但能守护家园,而且在经过驯服后还能替主人拉车。 在1830年英格兰一度兴起用斑驴拉车的风气。斑驴由于肉鲜美且出肉量高,因此一直是非洲人主要猎食的对象,但原始的狩猎方法并没有给斑驴群体以致命打击。直到19世纪,欧洲移民大量涌入非洲,他们采用套索、火器等装备进行疯狂的猎捕,还大肆劫掠、贮藏、盗运斑驴的皮张。当时欧洲人看到如此美丽的动物都倍感兴趣,一时间斑驴标本价格昂贵,这更促使了这些贪婪的欧洲人对斑驴大开杀戒。到了19世纪中期,非洲南部已 经很少再能见到斑驴了。作为一种野生动物,斑驴的个性十分倔强,早年人们不得不用“桀骜不驯”和“宁死不屈”形容它的性格。1860年,一头饲养在伦敦动物园的斑驴,因不能忍受长期的禁锢,奋然撞墙而死,举世震惊。 世界上最后一头斑驴是饲养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动物园的一头雌驴,她孤苦伶仃地活到1883年,便无可挽回的走向了灭绝。从此,地球上再也没有斑驴的踪迹了。而留存人类耳际的只有斑驴那尖利的、带有警示意味的哭诉嘶鸣:夸嘎(Quagga)……夸嘎(Quagga)……据说在厦门海沧动物园诞下中国首只斑驴,可是,据专家分析,斑驴的叫法是不准确的,这只是驴和斑马的后代,不能繁殖,而斑驴可以,斑驴是一种独立物种,而这只是杂交出来的,如同骡子。它应该叫斑驴兽或驴斑兽,如同狮虎兽,虎狮兽叫法。所以动物园诞下的不是斑驴。

斑驴外形特征

斑驴身上的条纹不象斑马那样遍布全身,只是头到身体的前半部有条纹,并且脖颈上的条纹延伸到它短而立直的棕毛上。它的身体后半部为黑色,而腹部和四肢却为白色。斑驴脖子长,头也长,而耳朵却非常短小。斑驴的眼在脑颅的后方,这使它视野开阔,白天的视觉非常敏锐,,夜晚也可和狗、猫头鹰的视觉相媲美。斑驴一般体长2.7米,尾巴近1米,重约410千克。 它与其它斑马的区别就在于,通过斑驴身上前部仅有的斑纹与其它斑马区别开来。在它身体的中部,条纹褪色变黑,条纹内部空间变宽,前肢是普通的棕色。

斑驴生活习性

斑驴生活在非洲广阔的草原地带,主要以草为食,也食树皮、树叶、芽、果实和根。不论白天和黑夜,它们都要觅食,觅食要耗去一天60%以上的时间。斑驴没有永久性群体,暂时聚集虽也常见,但大多成年公驴是在很大的领域范围内独自生活。 在自然界中。斑驴常和牛羚、鸵鸟混群吃草,并一同作战,共同抵御共同的敌人——狮子。在宽阔的草原上对付捕食者的偷袭何谈容易,几种动物组合之后,凭借鸵鸟的视力、牛羚的嗅觉、斑驴的听力,取长补短,所以能够有效的御敌。正因为如此,斑驴才很少被天敌捕食。

斑驴是怎么灭绝的

最初在1788年时,斑驴被视作一个独立物种--马属斑驴;而在其后约五十年间,自然学者和探险家们发现了许多种其它斑马,由于各种斑马间毛皮的花纹各不相同(实际上任何两只斑马身上的条纹都不会完全一样),分类学家发现这样一来新兴物种太多了,并不利于人类区分哪些是真正的物种,哪些是亚种,哪些只是自然变异。就在人类还未理清分类的混乱之时,在人类的猎食、收集皮革、家养驯化之下,已走向了灭绝。最后一只野生斑驴大约在十七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被射杀,世界上最后一只捕获的斑驴则与1883年8月死于阿姆斯特丹的阿蒂斯.马吉斯特拉(Artis Magistra)动物园。 由于对斑马的分类极度混乱,尤其是对于一般大众来说,斑驴灭绝时人们还将它视作一个独立物种。斑驴是首类进行了DNA测试的灭绝动物,在史密森学会近斯关于遗传的调查中,发现斑驴实际上根本不是一个单独物种,而是草原斑马的众多变种之一。 斑驴由于肉质鲜美,且出肉量高,因此一直是非洲人主要猎食的对象,但原始狩猎方法并没有给斑驴群体以致命打击。 19世纪初期,欧洲人的到来才给斑驴的生存带来了威胁。欧洲人并不象当地人那样喜食斑驴肉,而是看中了斑驴亮丽的皮毛。他们大量猎杀斑驴,剥下皮做成标本运回欧洲市场出售,当时欧洲人看到如此美丽的动物都倍感兴趣,于是许多人收购斑驴标本,一时斑驴标本价格昂贵。由于利益的驱使,也使更多的人来到非洲猎杀斑驴,使斑驴数量进一步大量减少。 到了19世纪70年代,斑驴已经所剩无几了,这时欧洲人就捕捉活斑驴运到欧洲,试图人工饲养繁殖。到了1880年同,人们再也捕捉不到野生的斑驴了,而运到欧洲的活斑驴因不适应生存环境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。